首頁 > 書庫 > 《一怒仙緣》紫府仙緣 誘受 一怒仙緣YD

一怒仙緣

仙俠奇緣連載中

主角是劉蘭,那只鷹的小說《一怒仙緣》此文是疏月原創的仙俠奇緣文,文筆極佳內容精彩,絕對是非常值得一看的優質小說,書中主要講述 黑夜如幕,無聲無息的籠罩著蒼穹。 四周寂靜,耳中只聞颯颯風聲,不時從帳篷里傳來的微弱鼾聲讓緣風卿崩緊的心弦稍微放松,她繞著面前的

閱文集團|更新:2019-11-01 21:56:17

在線閱讀
  • 讀書簡介
  • 免費章節在線閱讀
  • 評論
主角是劉蘭,那只鷹的小說《一怒仙緣》此文是疏月原創的仙俠奇緣文,文筆極佳內容精彩,絕對是非常值得一看的優質小說,書中主要講述 黑夜如幕,無聲無息的籠罩著蒼穹。 四周寂靜,耳中只聞颯颯風聲,不時從帳篷里傳來的微弱鼾聲讓緣風卿崩緊的心弦稍微放松,她繞著面前的

《一怒仙緣》免費試讀

黑夜如幕,無聲無息的籠罩著蒼穹。

四周寂靜,耳中只聞颯颯風聲,不時從帳篷里傳來的微弱鼾聲讓緣風卿崩緊的心弦稍微放松,她繞著面前的古樹轉了一圈,并未發現異常,以為是自己緊張過度,這才放下心。

她尋了一塊大石頭坐下來,透過樹葉間微弱的縫隙望著遙掛在天邊的月亮發呆。

驀然,頭頂什么東西飛過,帶起一陣涼風,驚得緣風卿倏然站起,抬頭一看,卻是一只貓頭鷹從身后的樹枝上飛到對面的樹枝上,它的個頭相對普通的貓頭鷹大了不少,正蹲在那里望著自己,一雙黃幽幽的眼睛仿佛野貓,看得人有些發怵。

緣風卿皺了皺眉,覺得自己有點疑神疑鬼,便又坐回去,雙眼卻總是不自覺看向那只貓頭鷹,而那只鷹也似一直看著她,棋子般的黑瞳由始至終都未動過,像是睡著了一般。

也許貓頭鷹真有站著睡覺的習慣也不一定,緣風卿自我調侃的想,閉上雙眼打算再好好想想自己的修煉功法是不是存在問題,是否該放棄天墨家族的修煉心法,改修蒼云門的心法時,頭頂又有涼風飛過。

她心想定是別的貓頭鷹便沒有睜開眼睛,沉下心思將天墨家族的修煉心法從頭到尾又想了一遍,雖然覺得并沒有問題,可為何對她的修煉毫無幫助,十年無所寸進呢?她體內那道筑基期的壁障似乎太過堅厚,無論怎么努力,怎么用丹藥輔助,依然無法一舉突破,讓她這些年實在郁悶。

緣風卿這番思索只覺過了一盞茶的工夫而已,卻不知已是一個鐘頭之后,當她的心思回到現實之時,卻被無數雙黃幽幽的眼睛整齊的注視嚇得渾身一凜,一下子跳了起來。

只見圍繞著三個帳篷的幾株古樹上,居然停了不下百只貓頭鷹,這些貓頭鷹的個頭都比尋常的貓頭鷹大上許多,又是一根樹枝上并排站立四五只,從下到上,看上去密密麻麻,仿佛守衛著家園的衛士。

此時,她已經隱約覺得不太對勁,就算貓頭鷹是良獸不會輕易攻擊人類,可眼前上百只貓頭鷹為何集齊于此?還站立的這般整齊筆挺,像是訓練有素,難道只是集體來睡覺的?

答案顯然不可能。可對方暫時未動,她也沒打算叫醒清揚他們,只是凝神聚氣,小心注視著四周的貓頭鷹,雙手暗自握緊成拳,只待它們一動便發動攻擊,嚇退它們。

可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著,貓頭鷹們依舊站的筆直僵硬,一動不動,仿佛真的只是聚眾睡覺,偏偏那些幽黃的眼睛只只睜圓,顯得方圓十里地都透著股幽黃的光芒,籠罩在緣風卿身上,透著股說不出的詭異。

呱!

樹林深處,突然傳來一聲怪異的叫聲,聽得緣風卿心頭像被尖銳的東西劃過,還來不及產生任何感覺就見四面八方的貓頭鷹像是得到某種命令,整齊劃一的展翅高飛,全都飛上半空的樹枝上站立,而它們站立的角度剛好形成一個整齊的圓形,烏壓壓籠罩著頭頂,猶如層疊不知深淺的烏云,似隨時都會砸下來!

方圓十里地的空氣如同被突然凝固,緣風卿只覺呼吸開始困難,不由仰頭看著頭頂一片黑沉沉的貓頭鷹,仿佛頭頂懸著一塊堅硬的巨石,一旦筆直降落定能將自己砸成肉醬!心中又驚又駭,不得不提前發動攻擊,試圖瓦解這個匪夷所思的貓頭鷹陣隊。

黑暗之中,緣風卿的雙臂猛然舉起,掌心幾綹靈氣綻出幽藍的光華若隱若現,快速凝結成一道光柱后,迅疾無比的朝著上空的黑影擊去。

藍色光柱如同平地一聲驚雷,強烈的空氣流速驚得貓頭鷹們飛快的朝左右閃避,且同時發出刺耳的叫聲,它們的叫聲原本就像嬰兒的笑聲,數百只貓頭鷹同時喊叫卻讓人感覺更像百鬼夜哭,只覺毛骨悚然。

貓頭鷹閃避的速度太快,導致緣風卿攻擊的藍光落空后擊在頭頂的樹枝上,咔嚓一響,一段枝繁葉茂,粗壯無比的樹枝被整齊切斷,呼啦啦向著緣風卿的頭頂砸了下來。

事出突然,緣風卿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連忙掠到一旁,險險的避開了,樹枝正好砸在地上,帶起一陣輕風,驚得草地中不少蛇蟲鼠蟻飛速逃離。

等她回過神時,那些被打散的貓頭鷹居然又尋了新的樹枝站立,頭頂依舊籠罩著一整塊烏壓壓的貓頭鷹陣隊,將樹枝間灑下來的月光擋的結結實實,視野似乎更加漆黑,周圍也更加寧靜,絕對的安靜之中,她忽然想到一個很嚴重的問題。

雖然貓頭鷹們只是集結在樹上并沒有發動攻擊,但之前百鷹齊叫那般震耳欲聾,樹枝又斷裂落地,發出如此巨大的聲響,清揚等人為何沒有任何反應?就算有人睡得太沉,也不可能六個人全無知覺吧?

想到這里,緣風卿身上驚出一身冷汗,也沒有時間去思考貓頭鷹的真正意圖是什么,拔腿就朝離她最近的帳篷跑去。

那是兩個女弟子的帳篷,她們都是煉氣后期的修為,一個叫百花鳴,另一個叫劉蘭芝,當緣風卿掀開帳篷上唯一的門戶簾子時,只見睡在薄被中的兩個女弟子都臉面朝上,全身僵直,臉泛黑氣,五官微微扭曲,似正陷入難言的痛苦之中,偏偏又無法蘇醒!

她們這種反應讓緣風卿立刻想到是中了夢魘,可二人難道同時陷入夢魘中無法醒來?這會是巧合嗎?

當下也沒有時間多想,沖進去用力拍打她們的臉龐,低聲呼喊,“醒醒,快醒醒!”

今晚的情形十分詭異,讓緣風卿不敢發出太大的聲音,唯恐驚動樹林中更多的野獸。所幸兩名女弟子似乎被夢魘糾纏的并不太深,在她又喊又打的情況下,一同醒轉過來,目光出現短暫的迷茫后,整齊的坐起身子。

看到二人驚懼的神色,緣風卿忙問,“你們怎么回事?”

百花鳴的臉色微微泛白,好半晌才說,“我……我夢見自己正站在萬丈懸崖邊上,明明不想往前走,可身體偏偏不受控制,差點掉下懸崖!”

“我……我也是!”劉蘭芝聽到她的話也是臉色慘白,跟著說道。

同時做噩夢差點跳崖自盡?緣風卿怔了一下,感覺很奇怪,可她立即想到清揚等人的情況應該也不太好,便也顧不得向她們解釋什么,轉身就朝帳篷外面跑去!

《一怒仙緣》精彩評論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寫的還是不錯的。作者(疏月)對官場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爭應該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紅刃的廝殺。更不像很多官場腦殘文,官斗就是拉幫結派,最后在常委會上玩舉手的游戲。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劉蘭,那只鷹)成為遼東省長,后面的內容就成為雞肋了。也許作者(疏月)構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員的眼光,氣魄還有思維。情節大多都是日常瑣事,裝逼打臉,大大拉低整《一怒仙緣》的格調,真的非常可惜。雖然小說里的女性角色都寫的不錯,但是還是覺得應該單女主(劉蘭,那只鷹),心目中還是希望能坐上那個位置的人是一個有道德潔癖的人。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赚钱和情怀哪个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