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書庫 > 《帝君強寵:公主太磨人》傾城絕寵公主太低調 小說大結局 帝君強寵:公主太磨人BI

帝君強寵:公主太磨人

古代言情已完結

完結小說《帝君強寵:公主太磨人》是小洛最新寫的一本古代言情類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蒼夜軒,安錦,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 “你放心,朕說過的事情自然會記得。”蒼夜軒點了點頭。既然他開口說了,自然會派人去尋找。而且現在南國的君王對于他而言,已經沒有了任

|更新:2019-11-03 08:00:29

在線閱讀
  • 讀書簡介
  • 免費章節在線閱讀
  • 評論
完結小說《帝君強寵:公主太磨人》是小洛最新寫的一本古代言情類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蒼夜軒,安錦,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 “你放心,朕說過的事情自然會記得。”蒼夜軒點了點頭。既然他開口說了,自然會派人去尋找。而且現在南國的君王對于他而言,已經沒有了任

《帝君強寵:公主太磨人》免費試讀

“你放心,朕說過的事情自然會記得。”蒼夜軒點了點頭。既然他開口說了,自然會派人去尋找。而且現在南國的君王對于他而言,已經沒有了任何的威脅。

安錦沒有開口,可是心里面還是想著絕對不能僅僅依靠蒼夜軒,畢竟他們是敵人。

“皇上,娘娘,晚膳已經準備好了,現在是不是要傳膳?”蓮心的聲音在門外想起。

“傳膳吧!”蒼夜軒淡淡開口。

安錦聽了這話倒是又看了他一眼,蒼夜軒這是要在這兒用膳?也對,這是他的皇宮,蓮心也是他的人,他在何處用膳又怎么是自己能夠干涉的。

“怎么了?”蒼夜軒見安錦看著自己,開口問道。

“沒什么。”安錦起身,“只不過你滅了南國,難道不應該有慶功宴么?”雖然聲音平淡,可是他們兩個人都清楚,這句話的背后,是他們兩個人永遠都無法跨越的仇恨。

“延期了。”蒼夜軒開口說了一句,不過為何延期,他并未多說。

而蒼夜軒不說,安錦自然也不會問。

兩個人靜靜的等著宮女太監們傳膳,布菜,然后用膳,期間都沒有再順一句話。

而因為他們兩個人的沉默,在一旁伺候的蓮心和夏蟬她們自然也是不敢多說什么,整個晚膳,房間里面安靜的只剩下偶爾筷子碰觸到碗碟的聲音。

安錦吃的很少,她素來吃的就不多,加上現在這種情況,她更加沒有了胃口。

夏蟬看的微微有些皺眉,若是放在平時,她一定要勸公主多吃一些。可是現在,她自然也不敢多開口說什么,只是靜靜的站在一邊,連呼吸都異常小心。

“吃這么點?”蒼夜軒和安錦兩個人都是皇家出身,禮儀修養自然很是嚴格,因為要注意儀容,所以吃飯的速度并不快。

而比起蒼夜軒,安錦的速度更是很慢。可是她卻先蒼夜軒放下了筷子。

“夠了。”安錦并不想多言。這頓飯吃的實在是壓抑,她想起以前在南國皇宮之中和父皇母后一起吃飯的時候,雖然是從小生長在皇室,可是一家人卻也其樂融融。只不過可惜,那種時光再也不會有了。

蒼夜軒也并沒有什么胃口,雖然這是他和安錦在一起吃的第一頓飯,而且對方現在已經是他的妃子了。可是他心里面清楚,安錦的心中,自己只是敵人,是仇人。

慢慢的放下碗筷,蒼夜軒沒有了再吃下去的欲望。可是,他相信,這種情況會改變的。

蓮心見到這種情況也不敢多言,便和伺候的宮女太監一起收了碗筷,然后便退了下去。

原本她以為皇上只是寵愛這個敵國公主,可是現在看來,皇上對她實在是不同。只是這位公主對皇上,分明是心懷不滿,不,甚至可以說是心懷仇恨的。

若是以后這種情況變了,或者說這位公主的態度變了,那這個偌大的后宮,還真的說不定是誰的天下。

“怎么,還不離開嗎?”安錦終于不耐煩了,雖然現在的境地,她于他而言,實在是不具備任何的威脅。如果他要做些什么,她更是無法阻止。

可是她真的受不了了。眼前這個人是自己的仇人,他們之間不僅有國仇,更有家恨。如果不是因為他帶兵攻打,母后也不會以身殉國。現在,她不僅成了他的妃子,還和他同桌吃飯,甚至……她只覺得心里面有著深深的恥辱。

原本她以為自己可以的,可以忍受,可以堅持。可是現在她才明白,這種煎熬快要把她給逼瘋了。天知道剛才她有多么想直接殺了面前這個人,可是她沒有辦法,她一點辦法都沒有。至少就現在而言,她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俘虜,沒有一絲反抗的能力。

蒼夜軒看著安錦,看著她那明顯變得不耐煩和努力壓制著恨意的眼神。最終閉了閉眼睛,什么都沒有說,轉身離開了。

他承認,他想留下來。面前的人他心心念念惦記了這么多年,而且現在,她是他的妃子。一切看起來都那么的合情合理,合乎他的心意。

可是他不能,他不想傷害她,所以他給她時間,給她時間接受自己。

“公主,皇上走了。”冬雪走了進來,現在她也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知道了,你下去吧,我想一個人靜一靜。”安錦點了點頭沒有再多說什么。

如果不是蒼夜軒今日提起的話,她真的不會再記得他們兩個人曾經是見過的。

那是什么時候的事了?記不清了。

不過也不重要了,國破家亡,物改人非,很多的過去只應該告別,而不應該記住。

……

“你是說皇上因為安妃而斥責了柳妃,而且只是因為柳妃說了安錦是亡國公主?”瑾妃聲音里面帶著幾分不可思議。

“是的,這消息在宮里面已經傳開了。”綠翠觀察著瑾妃的臉色,繼續開口說到,“而且皇上還在安妃那里用了晚膳。”

“那現在呢?皇上還在安妃哪里?”瑾妃看著綠翠,她原本以為柳妃過去了,就算和安錦發生沖突,皇上怎么都會念在柳妃的情分上,不會過多追究。可是沒想到的是,就因為一句亡國公主,進宮這么多年的柳妃都受到了斥責。

“說來也奇怪,皇上用完了晚膳就離開了,沒有繼續留在雅荷院。”所以現在不少人都在議論,皇上對待那個安妃到底是什么心思。

沒有留宿,可是又分明很是維護,皇上這是什么意思?瑾妃思量著,她向來善于揣測皇上的心思,可是現在,她也說不準蒼夜軒這么做到底是為什么。“皇上現在在哪兒?”

“回稟娘娘,皇上已經回了承德殿了。”綠翠低頭回話。

“準備一下,你隨本宮去承德殿。”既然猜不透,那她就去試探一下。更何況她已經這么久沒見皇上了,現在好不容易皇上回宮,她也自然應該抓緊時間去見見皇上。

承德殿中,年輕俊朗的帝王此刻正皺著眉頭,手中的書卷已經很久沒有翻頁了。

腦海中,多年前南國御花園中那張讓他念念不忘的臉和今日雅荷院中,那清冷甚至帶著恨意的容顏重合在了一起。死死的糾纏在蒼夜軒的腦海之中,揮之不去。

是朕做錯了嗎?蒼夜軒第一次有些質疑自己攻打南國的決定。不過僅僅是一瞬,這個想法很快就被他否定了。

統一天下是他的理想,更是他的責任。南國雖然富庶,可是比軍事力量上明顯衰微。而現在的南國君主賢德有余,可能力卻不足。

這樣的南國,縱使他不奪下,早晚也是別國的囊中之物。在爭奪天下面前,從來就不需要摻雜過多的個人感情。

“皇上,瑾妃娘娘來了。”明公公的聲音在外面響起。

蒼夜軒微微閉了閉眼睛,放下了手中的書卷,“讓她進來。”

不一會,瑾妃就身著一身紅色的薄紗宮裙,身姿曼妙,娉娉婷婷的走了進來。“皇上,臣妾特意給您熬了湯送過來。”

“愛妃有心了。”蒼夜軒看著千嬌百媚的瑾妃笑著開口。

瑾妃是丞相之女,剛登基的時候他就納她為妃了。雖然剛開始是為了穩定朝局,可是入宮之后,瑾妃也一直甚合他的心意,所以在這后宮之中,他對瑾妃,也甚是寵愛。

“皇上,這么晚了,您怎么還在操勞,喝了湯就早點休息吧,還是要注意身體。”瑾妃一臉關切的開口,在蒼夜軒面前,她一直很好的保持著懂事溫柔的模樣。說著,就站到了蒼夜軒身后,替他按著肩膀。

“好。”蒼夜軒接過了綠替端上來的湯,喝完后握住瑾妃的手,“愛妃不用按了,手該酸了。”

“只要皇上舒服一點,臣妾手酸了又有什么關系呢。”瑾妃柔柔的開口,聲音甜美,妝容卻嫵媚動人。

蒼夜軒回頭看著瑾妃,恍惚之間安錦的身影又再次闖入他的腦海。

覺得有些煩悶的搖了搖頭,蒼夜軒心里有些驚訝,又有些怒氣。想到安錦對自己的態度,又想到自己就好像著了迷一樣,時時刻刻都能想起那張臉,只覺得有些挫敗。

“皇上,您怎么了?是太累了嗎?”瑾妃見蒼夜軒神色不對,關切的開口。同時給綠翠使了個眼色,示意她待會悄悄退下。

“朕沒事,可能是有些乏了。”蒼夜軒按了按眉心。

“既然皇上乏了,那臣妾侍奉皇上休息可好?”瑾妃聲音柔柔的,可是身體可有意無意的往蒼夜軒懷里蹭了蹭,她原本穿的就極為輕薄,身體貼在蒼夜軒身上,挑逗的意味明顯。

蒼夜軒并不是未經情事的毛頭小子,自然明白瑾妃現在是在做什么。大手一攬,將瑾妃抱進懷里。“那愛妃就伺候朕休息吧。”說著,抱起瑾妃就往里間床榻方向走去。

而綠翠和原本站在殿內的宮女太監們,可趕緊悄悄退了下去。

瑾妃在蒼夜軒懷里面,笑得一臉得意。可是蒼夜軒心頭卻依舊浮現著安錦的影子,她的倔強,她的冰冷,甚至是她帶著恨意的眼神,久久不能忘卻消散。

《帝君強寵:公主太磨人》精彩評論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寫的還是不錯的。作者(小洛)對官場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爭應該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紅刃的廝殺。更不像很多官場腦殘文,官斗就是拉幫結派,最后在常委會上玩舉手的游戲。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蒼夜軒,安錦)成為遼東省長,后面的內容就成為雞肋了。也許作者(小洛)構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員的眼光,氣魄還有思維。情節大多都是日常瑣事,裝逼打臉,大大拉低整《帝君強寵:公主太磨人》的格調,真的非常可惜。雖然小說里的女性角色都寫的不錯,但是還是覺得應該單女主(蒼夜軒,安錦),心目中還是希望能坐上那個位置的人是一個有道德潔癖的人。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赚钱和情怀哪个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