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書庫 > 《農門醫女:嬌妻難種田》 娘受 農門醫女:嬌妻難種田MB

農門醫女:嬌妻難種田

古代言情已完結

有很多書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農門醫女:嬌妻難種田》的小說,是作者玉竹創作的古代言情小說,小說的內容還是很有看頭的,比較不錯,希望各位書友能夠喜歡這本小說。 李仲伯從里面走了出來,朝著蘇東俊拱了拱手,“蘇公子,這位姑娘,的確會醫,剛才還醫治了一位棘手的病人。” “既然如此,那便勞煩姑娘

|更新:2019-11-03 15:04:25

在線閱讀
  • 讀書簡介
  • 免費章節在線閱讀
  • 評論
有很多書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農門醫女:嬌妻難種田》的小說,是作者玉竹創作的古代言情小說,小說的內容還是很有看頭的,比較不錯,希望各位書友能夠喜歡這本小說。 李仲伯從里面走了出來,朝著蘇東俊拱了拱手,“蘇公子,這位姑娘,的確會醫,剛才還醫治了一位棘手的病人。” “既然如此,那便勞煩姑娘

《農門醫女:嬌妻難種田》免費試讀

李仲伯從里面走了出來,朝著蘇東俊拱了拱手,“蘇公子,這位姑娘,的確會醫,剛才還醫治了一位棘手的病人。”

“既然如此,那便勞煩姑娘,李大夫了。”蘇東俊拱了拱手,頗為客氣地說道。

一行四人前往蘇府,到了蘇府后,陌小云這才得知,原來蘇東俊的父親是咸豐城的縣尉。

著實想不到蘇東俊是個官二代,進了蘇府后,陌小云四處打量了一下,相比他們所住的木屋,簡直是別墅和土房的差距。

不過陌小云堅信,她和蕭文天遲早也會住上這樣的府邸的。

想到蕭文天,陌小云看向了自己身側,從剛才到現在一言不發的蕭文天,見他面色似乎有些不好,便道,“蕭文天,你怎么了?”

“沒事。”蕭文天微微搖了搖頭。

陌小云握住了蕭文天手腕,指尖搭在了他的脈搏上,脈象平穩而有力,并沒有生病,不由得瞥了瞥嘴,奇怪的家伙。

蕭文天暗自嘆了一口氣,這丫頭就沒看出來,他不喜她與其他的男子太過熟絡嗎?

在蘇東俊的帶領下,幾個人徑直去了縣尉,蘇成的臥房。

蘇東俊推開了門,一股湯藥的味道撲面而來。

“爹,我又請了大夫來。”蘇東俊大步流星地走到了榻邊。

陌小云邁步進了屋子,四處打量了一下,隨即看了看榻上躺著的中年男子,依稀聽到他因為難受而發出的哼聲。

陌小云聞了聞,屋內除了湯藥的味道,還有一股醺艾草的味道。

陌小云對于這味道并不覺得有什么不適,但蕭文天卻有些不適的皺起了眉心。

李仲伯走到了榻邊,給蘇成探了探脈。

陌小云也走了過去,李仲伯掀開蘇成腰際的衣衫,露出了傷患處。

陌小云一瞧,唇角微揚,信心滿滿,還以為是什么疑難雜癥那,原來就是蛇盤瘡啊。

她也理解為何蘇東俊會說,請了很多大夫都對此束手無策。

蛇盤瘡顧名思義,像是蛇一般盤在病患的身上,而這蛇盤瘡是由起初的一點逐漸擴大,到最終若是蛇盤瘡盤成了一周,這人怕是要去見閻王了。

李仲伯看了看,便讓開了榻邊的位置,看向了陌小云,“姑娘,你來看看?”

陌小云點了點頭,上前又仔細看了看,確認無疑,就是蛇盤瘡,便將醫治蛇盤瘡需要的東西告知了蘇東俊。

“就這些東西了,去準備吧。”蘇東俊應了一聲,連忙依照陌小云所說的,前去準備。

“姑娘,看得出這是什么病癥?”李仲伯開口問道。

“這個是蛇盤瘡……”陌小云毫不吝嗇的將此病的病理告知了李仲伯。

李仲伯聽后,恍然大悟,對于陌小云愈發的敬佩,“想不到姑娘,年紀輕輕在醫術方面,竟造詣如此之深,在下佩服。”

“哪里哪里,李大夫嚴重了。”陌小云謙虛地說道。

很快,蘇東俊便拿著準備好的東西回來了。

陌小云開始給蘇成醫治著蛇盤瘡,大展身手,令蘇東俊刮目相看。

“好了。”陌小云在拔掉最后一根銀針后,便站了起來,“這個蛇盤瘡需要慢慢醫治,還有平日飲食……”

陌小云又叮囑了一些注意的事宜。

“今日天色已晚,不妨姑娘和公子,就在府里歇下,明日也便于為家父醫治。”蘇東俊瞧了瞧外面的天色,便提議道。

陌小云一想到要來回走那么遠的路,便點頭應了下來,“如此便叨擾了。”

“陌姑娘客氣了,家父的病,還要仰仗陌姑娘醫治了。”蘇東俊溫和有禮地說道,隨即令管家安排了廂房。

和蘇東俊寒暄了幾句,陌小云和蕭文天就在下人的帶領下,徑直去了廂房。

陌小云覺得有些乏累,進了屋正準備關門,就見蕭文天已經邁了一只腿進來。

陌小云擋住了他,“你干嘛?”

“回屋睡覺。”簡單扼要的四個字,令陌小云瞪大了眼睛,“喂,平日在家只有一張炕,所以才會同睡,現在可不止這一件房,你去隔壁廂房睡。”

陌小云說著打了個哈欠,“我困了,先睡了。”說罷,陌小云就關上了門。

蕭文天看著緊閉的房門,悻悻的摸了摸鼻子,似無奈地搖了搖頭,去了隔壁廂房。

而這一幕恰巧被回廊里的蘇東俊看在了眼里,他唇角微揚,墨眸漆黑而深邃。

蕭文天察覺似乎有人在看著自己,猛然轉頭,就瞧見了蘇東俊遠去的身影,眉心微皺,鳳眼微瞇。

直到看不到蘇東俊的身影,蕭文天這才邁步進了廂房。

陌小云簡單的洗漱了一番,便和衣而臥。

然而躺在榻上,卻是輾轉反側,難以入眠。

她睜開了眼睛,望著房梁,低喃著,“習慣真是一個可怕的東西。”

這幾日竟然習慣了蕭文天在身側,現在突然只剩自己一人在這屋里,還真有些不太適應。

陌小云輕嘆了一聲,“蕭文天啊!蕭文天!我該不會是中了你的毒吧?”

想了想,陌小云似煩悶一般,趴在了榻上,將繡枕壓在了頭上,不知不覺熟睡了過去。

夜半,睡夢中的陌小云突然醒了過來,披了厚厚的襖子,點了一根蠟燭,拿著燭臺就出了屋子。

她站在門口四處看了看,覺得有些奇怪,怎么一個人都沒有那?她想問下茅房在哪都沒有人可以問,看來只能自己去找了。

晚風習習,月色朦朧。

陌小云手里的燭火被風吹滅了,她不由得抖了抖,裹了裹衣衫,瞧著偌大的府邸,竟無一人的身影,心生一絲懼意。

陌小云想到了蕭文天,便前去敲他的門,“蕭文天。”

屋內熟睡的蕭文天,聽到陌小云的聲音,雙眸猛然睜開,下了榻,披了衣衫,打開了門,“怎么了?”

“我想去茅房,可這府里,沒看到有其他人,所以……”陌小云微垂下了頭,有些難為情地說道。

“想讓你陪我去找茅房。”

“走吧。”蕭文天二話不說,便答應了下來。

二人兜兜轉轉的找著茅房,陌小云憋的不行,忍不住嘀咕了幾句,“這什么破府邸啊?怎么連個茅房都找不到,還有這堂堂縣尉的府邸,竟然連個巡夜的人都沒有。”

依稀間,陌小云瞧見一道身影鬼鬼祟祟的站在假山旁,背朝著他們。

終于見到人了,陌小云跑了過去,拍了那人一下,“兄臺,茅房怎么走?”

那人并未理會陌小云,也沒有回頭。

陌小云覺得有些奇怪,又拍了那人一下,“喂,兄臺。”

那人猛然回頭,陌小云瞬間瞪大了雙眼,失聲尖叫,“啊……”

陌小云朝著蕭文天跑去,一下子跳到了他的身上,“鬼啊,快跑。”

那男子嘴角沾染著鮮血,雙目猩紅,手上也全都是鮮血,在他剛才站著的地方,一名侍從瞪大著雙眼,被咬破了喉嚨至死。

那男子張牙舞爪的朝著陌小云追了過來。

蕭文天目光一凜,一手摟著了陌小云的腰身,一手拿起了拐杖,重重的打在了男子的頭上。

男子雙眼一番,倒在了地上,蕭文天剛才那一下子,可謂是卯足了勁,就差點將人打死了。

“好了,沒事了。”陌小云死死的摟著蕭文天的脖子,雙腿夾緊他的腰腹,死活不下來。

聽到蕭文天這么說,回頭看了一眼,已經暈過去的男子,這才從他的身上滑了下來,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嚇死我了,還好有你在。”

陌小云剛才的尖叫聲,驚動了府里的人,很快,蘇東俊就帶著人趕了過來,幾名侍從手里,各個拿著熊熊燃燒的火把,將整個黑夜映照的宛如白晝一般。

“怎么了?發生什么事了?”蘇東俊不解地問道。

“他是什么鬼?”陌小云指著地上被打暈過去的男子問道。

蘇東俊拿著火把湊近了一些,這才瞧清了那男子的面容,“阿允?”

“快,來人,將阿允送回去。”蘇東俊朝著侍從招了招手。

隨即就有幾名侍從畏懼的上前,想要將阿允抬起來。

陌小云眼尖的瞧見了阿允手臂上的一道疤痕,像極了被犬類的牙齒所咬過的傷。

“等等。”陌小云制止了那幾名侍從的動作。

蘇東俊歉意的看向了陌小云,“陌姑娘,實在是對不住,讓你受驚了。”

“我在意的不是這個,而是這個人有病,難道你們不知道嗎?而且他剛才還殺了人。”陌小云指了指不遠處還有余溫的尸體。

蘇東俊面露難色,遲疑了一下,開口道,“既然陌姑娘,已經看到了,那我也就不瞞著姑娘了。”

蘇東俊看向了地上的阿允,說道,“實不相瞞,這位是我同父異母的弟弟,年少時也不知怎么了,突然就發了瘋,見人咬人,像極了猛獸一般。而后我就和父親商討,將他關在了府邸的后院,只是今日不知怎么得,讓他給跑出來了。”

陌小云瞧著阿允的面頰,年紀尚輕,實屬惋惜。

“你們就沒有請過大夫來看嗎?”

《農門醫女:嬌妻難種田》精彩評論

    轉 反套路非攻略非主流虐渣。十章一世界。女主(蕭文天,蘇東)寧幼薇武力碾壓,簡單粗暴,腦回路清奇,心性通透,小幽默,蘇爽。只前后涉及的原靈異世界也很有意思,女主(蕭文天,蘇東)智斗人武斗鬼。快穿設定星際直播但沒影響,如用恐嚇痛苦把渣男繼母改造成24孝好家人,符咒控制喪尸清除異能建立和諧基地,驅使女鬼織布。關于cp:原世界醫治韓王殘腿后回家侍奉父母;中期冒出疑似強男主(蕭文天,蘇東)九重,前世今生神君輪回什么的,最后九重被送入輪回,很喜歡女主(蕭文天,蘇東)對所謂前世的態度和處理;即使孩子心性的系統喜歡女主(蕭文天,蘇東)也應該算無cp。此文略涉及但又神奇地避開我不喜歡的套路雷點,比如直播前世今生什么的,糧草。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赚钱和情怀哪个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