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書庫 > 《妾非良妻》妾非良妻免費閱讀 網盤 妾非良妻BG文

妾非良妻

古代言情已完結

獨家完整版小說《妾非良妻》是沉云最新寫的一本古代言情類型的小說,本小說的主角應安言,李沁,書中主要講述了: “父親呢?”風渺玥急急忙忙的拭完了手,拿起筷子,夾了一塊肉放進嘴里,露出滿足的神情。 “你父親還在前頭議事,一會兒就過來了,我們

|更新:2019-11-12 14:03:47

在線閱讀
  • 讀書簡介
  • 免費章節在線閱讀
  • 評論
獨家完整版小說《妾非良妻》是沉云最新寫的一本古代言情類型的小說,本小說的主角應安言,李沁,書中主要講述了: “父親呢?”風渺玥急急忙忙的拭完了手,拿起筷子,夾了一塊肉放進嘴里,露出滿足的神情。 “你父親還在前頭議事,一會兒就過來了,我們

《妾非良妻》免費試讀

“父親呢?”風渺玥急急忙忙的拭完了手,拿起筷子,夾了一塊肉放進嘴里,露出滿足的神情。

“你父親還在前頭議事,一會兒就過來了,我們先吃?!辟p樂兒端著碗,筷子卻是不停的給風渺玥夾著菜?!皠e光顧著吃肉,你看你瘦的,多吃點飯?!?/p>

好不容易吃完了飯,風渺玥與賞樂兒二人說著母女之間的體己話,適逢綠蒽將餐桌上的飯碗收回,風渺玥的注意力被另一道沒被收走的食盒吸引去了注意力。

“母親,這是什么?”

賞樂兒隨著她指的方向看過去,這才想起來那是方才風渺音送來的糕點,她頓了頓,道:“是你姐姐送來的點心?!?/p>

“姐姐?”風渺玥一愣,隨即便樂了?!澳怀墒敲魦菇憬愕胗浿視I,先送了來?”

賞樂兒搖搖頭,頗為無奈的伸手點了點她的額頭?!笆悄阋艚憬??!?/p>

風渺玥這才想起來風渺音是誰。

“姐姐回來啦?那我去找姐姐玩!”風渺玥笑著就要走,被賞樂兒一把拉住了。

“母親?”風渺玥無辜的眨巴著眼睛,甚是不解。

賞樂兒頓了頓,道:“你音姐姐回來一趟不容易,此時怕是累急了,你下次再去吧?!?/p>

“也對,母親思量的是?!憋L渺玥此時也不過是個孩童,被這么一提,倒是瞬間把心思甩到十萬八千里以外去了,索性捏起糕點吃了起來。

看著天真不諳世事的小女兒,賞樂兒又是高興又是擔憂。

風渺音的身份說到底,雖然好聽了說是清塵大師的弟子,但是整個京城,那些名媛圈子里頭,誰不知道她命格不好的事?

過了幾年就是風渺玥出閣的時候,現下太老爺人還在,等到太老爺人一走了,風家大房到底能不能抗住太傅府這個大旗還說不準,早早地給他們疼愛的小女兒建立名媛聲望,對以后的路絕對是有益無害。

決不能讓他們的小女兒也沾染上污點。

念及至此,賞樂兒心中對于風渺音又有幾分同情起來。

雖然兩個都是自己的女兒,但論親疏,風渺玥在他們心中的分量要比風渺音重上許多。

往后如何,且走一步、看一步吧。

京城的空氣,遠遠沒有在方寸山上的要清冽,六月份的進城已然開始熱了,后院池子里的蘆花開了大半。

風渺音從賞樂兒住的院子中走回正廳,已經習慣了一個人待著,她揮退了周圍跟隨的丫鬟,自己沿著木橋往回走。

途徑一座裝修精致的小閣樓,她腳步微頓,略一回眸,視線定在那閣樓的牌匾之上。

蘭香閣。

是她上一世出嫁前,太傅府單獨給她辟出來的一間雅臥,回門的時候便住在這里。

前世的這個時候,她還未從方寸山上下來,祖父也還未去世,這個地方一開始便是預留著給貴客住的地方。

念及此處,她勾了勾唇,明眸中卻是了無笑意。

“音兒妹妹怎得站在這里?”身后傳來女子嬌笑的聲音,煞是耳熟。

風渺音回身,看見來人亦是笑道:“剛從祖父那里回來,準備去休息了,倒是姐姐,這個時間點,在這里做什么?”

李沁歡將手中提著的食盒往前遞了遞,好讓風渺音看的清楚?!皨鹉附袢斩紱]怎么用好膳,玥兒妹妹也不知回來了沒有,我在小廚房做了點暖胃的糖粥,正準備給送去呢?!?/p>

風渺音將那食盒的蓋子打開了一些,又怕看不清楚似的,身子稍稍前傾,頓時一股濃郁的香甜味道撲面而來。

瞧見那白糯糯的甜粥,光是聞著味道就明白這里面到底加了多少糖霜,小孩子可是最喜歡這樣的東西了。

她便笑道:“姐姐真是有心了,母親和妹妹定當高興?!?/p>

可不高興嗎?一家子人都因著祖父的事情心神不寧,大房那邊用膳都因此被延遲了,剩下的那些個丫鬟、小廝,還不是得看著上頭的意思來?

像是李沁歡這種借宿、根本不姓風的人,自己的膳食估摸著都還沒用,卻心里頭想著給她的嬸母和玥兒妹妹送去點心。

也怪不得上一世的風渺玥和她親密無間,十幾歲正是天真散漫的年紀,風渺玥又是自幼被溫柔愛護著長大的,哪里能有她這年紀輕輕就寄人籬下的人心眼多?

李沁歡想借著這一次祖母突發頑疾的機會,再進一步的和風渺玥那邊搞好關系,如若是平時,她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也就罷了。

可這東西……要是多加利用一下,平白無故的讓她們兩只狗站在一起更加堅定了,對于以后的她來說,要徹底鏟除更加費工夫。

倒不如就現在,讓她們心中先有個膈應在那,哪怕是她什么都不做,那膈應也都在,關系分崩離析的關鍵就在那里。

往后再除,便容易得多了。

“姐姐,快些去吧,糖粥冷了,怕是玥兒妹妹要耍小孩子脾氣了?!憋L渺音抿著唇笑,秀美的面上一派自然,仿佛剛才將食盒的蓋子隨意掀開的無禮之人不是她一般。

面對如此溫和的風渺音,李沁歡心中卻不知道怎么的,瞧見她那笑,便莫名其妙的覺得有些背后發寒。

她心中念叨著,風渺音不過和風渺玥差不多的年紀,定是她想多了。

李沁歡的面色僵硬了片刻,她恢復了嬌柔的笑容,輕聲道:“是,妹妹思慮的是,姐姐這廂便先走了?!?/p>

李沁歡的腳步匆忙,絲毫不像是方才走來的時候一般悠閑自得,甚至于連她那難以遮擋的得意之色都消失不見。

“跑的這么快,我還能吃了她不成?”風渺音嘟著唇,甚是不樂意的抱怨著,說著,她水眸一轉,瞪向一邊的花叢,語氣委屈的很?!澳憧戳税胩?,還不出來?”

話音才落,那花叢后邊走出來一道青色的身影,來人身姿卓越,俊逸非凡,眉眼含著笑意,于裊裊黃昏之下緩步走來,如畫般養眼。

“本打算過來的,但看著你與別人說話,便站住了?!睉惭越忉尩?。

風渺音又瞪他一眼,“你這兩年長得,都快比阿木還要高,也幸虧剛才過去的那是個傻的,不然被別人看見了,少不得又要責問一番?!?/p>

應安言拿出干凈的帕子,牽過她的手,替她擦拭手上沾染的粉漬?!笆俏宜剂康牟皇?,你祖父的那邊已經睡下了,太醫說暫時沒有什么大問題,只是……”

應安言欲言又止。

風渺音接了話:“只是用參湯吊著精神,總不是長久之計,要我們先有個心理準備,是不是?”

聽見她這么一說,應安言便笑了?!耙魞汗媛斆??!?/p>

風渺音往他來的方向看了一眼,眼睛里也帶了點笑意?!澳銘T會取笑我?!?/p>

“方才那人可是得罪了音兒?”

風渺音愣了半晌,才笑道:“為何這般說?”

“用上了三神粉,加上與糖漿相混藥效更甚,想必臉上不出半個時辰,就會出了紅疹?!睉惭詫L渺音手上沾染的粉漬給擦拭干凈,拉著她白皙纖細的手指,輕輕一捏,道:“還說不是得罪你了?”

風渺音見瞞不過他,哼哼著,一提到李沁歡她就滿心的不樂意。

那小賤人當初在背后,明里暗里的捅了她不知道多少冷刀子,現在才不過是給她嘗嘗點小苦頭罷了。

她方才掀開食盒蓋子的時候,悄悄的往里頭塞了點三神粉進去。

再加上那糖粥說到底,李沁歡才不會碰上一丁半點兒,她母親那樣的年紀,怕是根本不喜歡這樣的甜食,大多數都會進了風渺玥的肚子里去。

風渺音就著應安言牽住自己的手,靠在他肩膀上,笑嘻嘻的歪著腦袋撒嬌:“她出言不遜,讓我心里頭不高興的很,稍稍教訓她一番,也算此行有點兒收獲?!?/p>

應安言對于她這樣甚感無奈,心里雖是高興她這般親近自己,但卻仍是正著神情,溫聲道:“日后再有這樣的事情,你別動手,放著我來?!?/p>

風渺音聞言,“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我自己動手不就得了?要是傳出去,大家還不都得說你男子漢欺負人家小姑娘,羞不羞?!?/p>

“那又如何?”應安言自己也樂了,伸手捏了捏她軟乎乎的臉頰,望向她的眼神溫軟?!爸灰菐椭魞?,音兒高興了,被世人說與也無妨?!?/p>

風渺音拉著他衣袖的手因這句話而頓住,緊接著,像是要守住什么極其重要的東西一般,她緊緊的拉著,讓應安言不由得輕聲發問:“音兒?”

“只是太高興了?!憋L渺音未抬頭,靠著他的肩膀,將身體的重量分擔在了應安言的身上。

應安言的溫度讓她安心。

上一世的他也是如此,將一腔深情全然托付,卻得不到當初的她任何回應。

時時刻刻都在為她考慮,以至于后來因為她的莽撞與無知,客死他鄉,得了最后尸骨無存的下場。

這一世重逢,他卻依舊向自己敞開心扉,說出與上一世相差無幾的話來。

她心中……

一半是高興,一半是自責。

高興為何垂著頭,不讓他看到任何的表情?應安言沉默,伸手揉了揉風渺音的腦袋。

也不知是不是因為久未歸家,他記憶中的音兒比起在山上時,自己一人獨處時,眼神中的深意與掩藏著的波濤,看的他心疼,卻又不能做任何。

風渺音對自己親近,對他撒嬌,他心中歡喜于此,知道這是她對自己依賴的表現,可她有時候露出的表情,透著難以言喻的孤寂。

仿佛總是孤身一人,站在他看不到的高度,望著他看不見的位置。

這讓他心驚,也讓他難過。

他的音兒……

此時,由后頭的拐角處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響,兩個粗布衣裳的小丫鬟聊著天往應安言他們所在的方向走著,說話聲由遠及近的傳過來。

“二小姐今日回來的比往常還要

《妾非良妻》精彩評論

    這是一篇同人文(時尚大撕),不過完全不用在意那《妾非良妻》,這本同人文可以很獨立,題材很新穎,算是公路文吧,兩位主角(應安言,李沁)的足跡遍及歐亞非,作者(沉云)的知識面很廣泛吶,貌似去過很多地方,所以描寫的很深入,有細節?!舵橇计蕖分v的是一男一女在伊斯坦布爾轉機的時候意外遭遇美國FBI和黑客的機場對打,不幸卷入其中,遭遇FBI和黑客組織兩方的追擊,逃亡路線非常美好(哈哈),從伊斯坦布爾到巴黎,再到翡冷翠,羅馬,亞歷山大,沿尼羅河上游,到達蘇丹,埃塞俄比亞等??旃澴?,男女主(應安言,李沁)雙商極高,對手反派也很強大。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赚钱和情怀哪个重要 777彩票平台app 湖北快三走势图分布图 上海体彩十一选五攻略 湖北30选5开奖 广西快乐双彩结果数控 黑龙江省11选5开奖 重庆幸运农场计划软件 江苏七位数最新开奖 福彩3d开奖结果开奖号码 山西11选5走势图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