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書庫 > 《天路殺神》天路殺神小說 妖孽受 天路殺神GL

天路殺神

玄幻已完結

《天路殺神》作者:撞破南墻,玄幻類型小說,主角:葉信,鄧巧瑩,本小說主要講述了: 前方就是九鼎城了,距離尚在千余米開外,便能清清楚楚的看到九鼎城的城門口豎立著一個巨大的爐子狀的東西,那正是大衛國鐵家的家傳之寶:

閱文集團|更新:2019-11-19 23:56:57

在線閱讀
  • 讀書簡介
  • 免費章節在線閱讀
  • 評論
《天路殺神》作者:撞破南墻,玄幻類型小說,主角:葉信,鄧巧瑩,本小說主要講述了: 前方就是九鼎城了,距離尚在千余米開外,便能清清楚楚的看到九鼎城的城門口豎立著一個巨大的爐子狀的東西,那正是大衛國鐵家的家傳之寶:

《天路殺神》免費試讀

前方就是九鼎城了,距離尚在千余米開外,便能清清楚楚的看到九鼎城的城門口豎立著一個巨大的爐子狀的東西,那正是大衛國鐵家的家傳之寶:天地九鼎。

有關天地九鼎的信息出現在葉信的腦海中,天地九鼎分為一口母鼎、八口子鼎,子鼎坐落在九鼎城的八個出口,母鼎坐落在王城正中,子鼎可以凝聚天地元力,而母鼎可以汲取人氣,把元力與人氣融合,最后能得到一種奇特的元石。

元石共分三級九品,葉信交給山炮的元石,是根本入不得品階的,盡管如此,那依然能成為讓武士無法拒絕的誘惑,而天地九鼎凝結出的元石,至少可以進中級之列。

天地九鼎是鐵家得以掌控大衛國的根本,所以防御極為森嚴,通常都會有柱國級武士鎮守。

葉信慢慢放下車簾,他的雙瞳中閃爍著精光,以他的閱歷,也難以抑制的生出了覬覦之念,但這種事情急不得,鐵家每年都會把近七成的元石上交給青元宗,由此得到了青元宗的承認與保護,否則單單以鐵家的實力,是沒辦法護住這至寶的。

商隊緩緩前行,在距離巨鼎數百米開外的地方繞了過去,進入九鼎城的城門。

時間不長,車廂的門被打開了,一個老者笑瞇瞇的探進頭,對著葉信說道:“葉少爺,到地方了,您是要去龍騰講武學院還是……”

葉信是以龍騰講武學院學生的名義混入了商隊,如果是尋常武士要搭便車,商隊不會輕易應允,誰敢保證不是盜匪安插的內應?但龍騰講武學院的學生就是另外一碼事了,而且葉信稚氣未脫,相貌又英俊陽光、儀表堂堂,充滿正氣,讓商隊所有人都看走了眼。

葉信看了看外面,隨后也露出笑容:“不去學院了,到這里就好,蔡老,路上承蒙您照顧了,以后有機會我請您喝酒。”

“葉少爺說哪里話,應該是老朽請您喝酒才是。”那老者急忙回道。

龍騰講武學院可不是尋常人能進去的,幾百年來能人輩出,遠的不說,近些年來叱咤風云的天狼軍統帥葉觀海,鐵旗魏卷,都出身龍騰講武學院,葉信如此年輕,前途不可限量,自然要先結下善緣,這正是商隊一路上始終對葉信小心逢迎的原因。

“回頭見。”葉信對那老者點了點頭,隨后沿著長街緩緩向前走去。

九鼎城是方圓數千里之內的第一大城,人口超過百萬,幾個公國的首都,也遠遠被九鼎城比了下去,因為居民越多,母鼎汲取的人氣便越濃厚,所以鐵家一直努力增加人口,經過無數年的經營,才讓九鼎城有了今日的氣象。

十幾分鐘之后,葉信的腳步停下了,慢慢皺起眉,他的元府出現了震蕩。

以前那個葉信的執念依然沒有消失。

前方有一座府邸,朱紅色大門足有四米余高,顯得很有氣派,證明府邸的主人非富即貴,但周圍不見人影,連負責守衛的家丁都沒有,門可羅雀,臺階上滿是落葉,讓人不由產生一種衰敗的感覺。

“葉家已經到了這種地步么……”葉信嘆了口氣,隨后又在腦海中說道:“放心,我會為你報仇的,一定!”

元府中的動蕩消失了,葉信走上臺階,推開了大門。

前院中依然沒有人,直到葉信將要接近前堂,才有兩個步履蹣跚的老家人走出來,一眼看到葉信,他們都變得呆若木雞,雙眼瞪得圓滾滾的,恍若看到了鬼一般,接著同時轉過身向后沖去。

“這是歡迎我呢還是討厭我呢……”葉信咧了咧嘴,以前那個葉信確實做過很多壞事,蠻橫霸道,極不討人喜歡,如果葉信不是葉觀海的嫡子,恐怕早就被人搞死了。

葉信剛剛穿過前堂,便看到一群人迎面沖來,跑在最前面的,是一個相貌嬌美的婦人,她穿著天藍色絨裙,裙擺及地,走路都有些不方便,現在勉強邁步奔跑,身形有些踉踉蹌蹌,數次差點踩到自己的裙擺而摔倒。

葉信的眼眶突然變得濕潤了,那婦人是葉信二叔葉隨風的妻子、鄧巧瑩,其實現在的葉信對葉家的人沒有什么感情,之所以這樣,是受到了記憶還有執念的影響。

葉信的父親葉觀海忙于軍務,母親譚心慧是落霞山的外門弟子,全部精力用在修行上,偶爾才會回家,葉信從小到大都是由鄧巧瑩照顧的,而且葉觀海和譚心慧每次回來,都會有人上門告狀,聽到葉信如此丟葉家的臉面,葉觀海和譚心慧萬分惱火,總采用厲聲呵斥甚至是揍的方式教訓葉信,反而讓葉信的逆反心理更強。

鄧巧瑩對葉信卻是寵愛有加的,甚至超過了自己的親生女兒,剛剛奪舍的時候,葉信還做出過一種判斷,鄧巧瑩有可能故意為之,用溺愛的方法毀了葉信,可后來了解的信息推翻了這個判斷。

葉觀海對鄧家有活命之恩,鄧巧瑩本就是為了報恩才嫁給泛泛無奇的葉隨風,葉信是葉觀海唯一的孩子,鄧巧瑩自然把對葉觀海的感激轉移到了葉信身上,可以說,她對葉信的寵愛是毫無保留的,而且譚心慧常年在落霞山修行,不見人影,那么在孩童期的葉信心目中,幾乎已把鄧巧瑩當成了自己的母親。

慈母多敗兒,此言不虛。

只是,葉信畢竟對鄧巧瑩沒有太深的感情,正在醞釀應該顯露什么的神態才合適,突然看到從鄧巧瑩眼角滴落的淚水,他心中突然一熱,張口叫道:“嬸娘……”

下一刻,鄧巧瑩已撲到近前,張開雙臂一把摟住了葉信,悲聲叫道:“信兒……”話音剛落,便不受控制的放聲大哭起來。

葉信推開不是,抱住鄧巧瑩也不是,只得連聲說道:“嬸娘……嬸娘別哭了,我不是回來了么……”

只是鄧巧瑩的哭聲反而愈大了,鄧家家道中落,葉觀海和譚心慧又一起遇害,葉隨風因出戰不力,被打入天牢,這個家只剩下她一個人苦苦支撐,其中有萬分苦楚,卻無法和別人訴說,現在葉信的回歸,讓她心中悲喜交集,雖然以前的葉信為人行事很荒唐,但總歸是能頂門戶的男子,何況葉信已長大Cheng人,相貌氣質和當初意氣風發的葉觀海至少有七、八分相似,讓她想起了過往歲月。

葉信束手無策,不管遇到什么,他總能保持深度理Xing,對同樣理Xing的生命也有足夠辦法去應對,但女人一直是他的天敵,因為他所掌握的種種科學手段經常失效,尤其是在牽扯到感情的時候,更會一敗涂地。

這是,一個年紀在十六、七左右的少女沖了過來,眉眼如畫,有一股純凈的氣息撲面而來,她張開嘴欲言又止,最后擠出了一個字:“哥……”

“小玲兒?居然都長這么大了?!”葉信微笑著說道。

來人正是葉信的堂妹葉玲,比葉信小兩歲,當初葉信被押送進天罪營的時候,葉玲才剛剛十二,四年不見,一個黃毛丫頭已蛻變成一個楚楚動人的少女。

葉玲眼波流動,似乎在思考著什么,最后走上來輕輕拉住鄧巧瑩的手,低聲道:“媽,別哭了,哥回來了總歸是好事,這么多人看著呢……”

鄧巧瑩這時候才意識到周圍有不少家丁,她勉強鎮定情緒,向后退了一步,抹去淚水,又笑了笑,對葉信說道:“信兒,別笑話你嬸娘,我實在是……實在是太高興了!”

葉信還來不及回答,鄧巧瑩又接連問出了很多問題:“你從什么地方來?走了多久?累了嗎?有沒有吃飯?”

“媽!”葉玲微微嘆了口氣:“這些都是小事,哥現在已經回來了,是不是應該去宮里……”

“對對……這是正事!”鄧巧瑩的神色變得凝重了,她的視線一轉,落在兩個鶴立雞群的護衛身上,葉家的家丁年紀普遍偏大,只有那兩個護衛非常年輕:“薛白騎、郝飛,你們兩個出來,我介紹一下,這就是信兒。”

那兩個護衛走了出來,微微向葉信彎了彎腰,不咸不淡的說道:“見過少爺。”

“以后家里的事情不用你們管了,就跟在信兒身邊,護衛他的安全。”鄧巧瑩說道,接著又看向葉信:“信兒,長話短說,大哥已經不在了,葉家也不同以往,你給我老實一點!不要自己出去走動!還有,大哥以前對白騎和郝飛有恩,所以他們才會愿意來為葉家出力,這兩年也多虧有他們護持,否則我們葉家不知道要多遭多少欺負!你不能再犯以前的脾氣了,對他們兩個尊重一些,把他們視作兄長,懂不懂?!”說到最后,鄧巧瑩已經是聲色俱厲了,因為她非常擔心,薛白騎和郝飛已經算是葉家最后的班底了,萬一葉信又犯了以前的壞脾氣,把人氣走,以后的日子再不可想象。

似乎是第一次看到鄧巧瑩這般厲聲呵斥,葉信的神態有些發蔫,咧嘴道:“知道了,嬸娘。”

落初文學www.luochu.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落初文學原創!

《天路殺神》精彩評論

    這個作者(撞破南墻)很坑,每次文章快要解VIP了,就跳出來寫個幾章,向讀者們道個歉,講出個理由來。什么離婚啊?什么在忙相親啊?不知道讀者的原諒后,等個幾天故態復萌,又斷更了!!!然后沒個幾個月你是不要想見到她了。這么一《天路殺神》寫了好幾年了,至少三四年吧,才更了100多章。而且目前又坑了。不知道這一回是什么理由。生孩子?慎入!!!!!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赚钱和情怀哪个重要 北京快三现场开奖直播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详细 深康佳a股票最新消 新手入门股票视频 上市公司股票代码查 山西11选5遗漏真准网 广东36选7好彩 预测 山东十一运夺金走势图真准网 网上的极速快3是否合法 宁夏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