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 資訊 > > 《驚世魔女,天師大人追妻忙》驚世魔女天師大人追妻忙TXT 第三十八章 近在眼前 驚世魔女,天師大人追妻忙同人

《驚世魔女,天師大人追妻忙》驚世魔女天師大人追妻忙TXT 第三十八章 近在眼前 驚世魔女,天師大人追妻忙同人

發布時間:2019-11-21 07:04:46編輯:百小白來源:小說作者:幕語欽 狀態:已完結

新書《驚世魔女,天師大人追妻忙》全文在線閱讀,作者幕語欽,主角顏茉,素白,是一本古代言情類型的小說,精彩章節節選: 一晃過了六天,幾乎每天聽竹都會去長德殿問正喜,是否有找到什么線索?卻每次都無功而返。 眼看著他們婚期在即,顏茉卻不知如何開口,可

>>>《驚世魔女,天師大人追妻忙》在線閱讀<<<

《驚世魔女,天師大人追妻忙免費試讀


一晃過了六天,幾乎每天聽竹都會去長德殿問正喜,是否有找到什么線索?卻每次都無功而返。

眼看著他們婚期在即,顏茉卻不知如何開口,可是時辰越是拖的久,就越是傷人心,倒不如早些說清楚。

他思量了好幾天,還是打算先告訴聽竹,看她是否愿意等等自己,是否會與他一起共進退?

此時,聽竹在房內盯著那千暮靈棺看的出神,不知母親當時是抱著怎樣的心態來了結自己,自己的以后還能再看見光明嗎?母親,常兒好想你!

現下,父君不在我的身邊,就連你也不在,夫君也未曾找到,常兒將要變成孤家寡人了!

她收了靈棺,來到書案前,提起毛筆,在那宣紙上寫下兩行字:十月恩,養育情,離別殤,終不過一人生!何母慈,念其無,朝暮待,浮世三千,幾心不忘?

她寫的字猶如其人,清秀無疑,干凈利落,溫柔浮水。

顏茉進來時就看見她在那里認真的寫著什么,連他進來都未曾發覺。

“聽竹。”

“圣上,你怎的來了?是有什么消息了嗎?”她連忙放下手中筆,來到他的面前站定。

“你要找的那個人,就是我!”

“你說什么?”

只見他脫去外袍,露出那粗壯的腰身,的確,有一個紅色狐貍印記,等聽竹看清之后,他才穿上衣服,整理妥當。

怎么可能?顏茉怎么可能是自己要找的那個人?他有著婚約,且還是一國天子。

當初他也是一國天子,納得一妃又一妃,后來,又是為了帝位,失了生命,此生,又為天子,婚期在即,他要娶的人還是自己恩人的徒兒,盡管她不想嫁,可是萬一他要娶呢?自己又該怎么辦?誰能告訴我,我該選擇離開還是順應自己的心意?

她看到那圖案之后,連連后退,險些摔倒,幸虧顏茉及時扶住了她,才避免摔倒,可是理智告訴她,她要推開他,不想要接受他的觸碰!

看見她眼中流下的淚水,他就知道,他又傷她的心了!

正想和她說什么,聽竹直接越過他跑了出去。

“聽竹,我……!”他原本想要告訴她,這個親,他不成了,就算自己什么都沒有想起來,他也要讓他知道自己的心意,早在第一次見她的時候,她的面容,她的一瞥一笑,一舉一動,都深深的記在腦海中。

還有那日,在暗室之中,他見她為了自己不顧一切,不惜冒著灰飛的可能替他擋著箭,他甚是心疼!而他為她擋箭受傷,也是他自己心甘情愿的,后來,一連幾日不見她,他分外想念她,得知她差點灰飛煙滅,他的心早已變得冰冷!

看她安然歸來,心中莫名開心,至少她是安然的,至少她還是她。

可是他卻在不知不覺中傷透了她的心,或許她不會原諒自己的吧!

見她如此痛苦,他寧愿她什么都不要記起,做回當初那個四處游蕩的鬼魄,可是這些記憶卻是她一直想要的,不管怎樣,她想要什么,就算毀了自己,也要替她找來,只為她不再痛苦!

御花園中,師父正教導著邀月下棋,師父手執黑子,邀月手執白子,幾番較量之下,都是楚辭為勝。

邀月頓時覺得甚是無趣,打算離開。

“干什么去?”

“師父啊,這棋下的每次都是你勝,還有何意啊?”

“就是因為每次都是為師勝,你才要細心分析個中道理,反敗為勝。”

正在此時,園中有兩個丫鬟正在悄悄的說著什么,由于隔的太遠,聽不太清,唯獨楚辭聽見了。

“哎,他們都死的好慘啊,我聽說那些人都是被挖了心肺致死的,就連衙門都查不出來是何人所為呢!圣上就為這事甚是頭疼呢!”

“好了,不說了,宮中下人是不能言傳上面的事的,若被管事宮女知道了,又該挨罰了!”

“嗯,走吧,走吧,我還有許多衣服沒有晾曬呢!”她們說著說著就已經走遠了。

楚辭心想,上次臨安應是魔女所為,現下又是哪里?又有多少人?看來萬萬不能再繼續縱容下去。

“邀月,為師還有點事要處理,你先練練其他的,為師去去便回。”說完就此離開了御花園。

“哦。”師父怎么了?怎么下的好好的突然說有事要處理?難道說有什么大事要發生嗎?記得上次,師父也如剛才那般愁眉不展。

看師父去的方向應是正清殿,他是要去找顏茉嗎?

邀月也想要知道到底是什么事,能讓師父費此心神,所以她盡量離師父遠遠地,悄悄的跟了上去。

正清殿內,顏茉正坐在龍椅之上,而下則是朝中諸位大臣。

他剛剛得知京城幾十里之外多達上百人死去,皆被人掏了心,可見其手段之殘忍,衙門查看一番,未得絲毫線索,案情一籌莫展,難道是他國之人有所作為,來向他示威嗎?

他不是沒有想過找楚辭,可是人家是上仙,已經幫了自己不少,身為一代圣主,不可能一遇到什么事就去找他,是人,都要學著自己處理,哪怕自己什么都不會,都說好事多磨,才會成為一個好的君主。

他安排了幾人協助調查此案,興許會有所進展,剛下早朝就看見楚辭在殿外等著。

他連忙迎上前去。

“上仙。”

“嗯,今日之事,本天師略有所聞,這類事先前也發生過一例,我已知是何人所為,到底是何處?本天師前去查看一番,若是一致,定將她繩之以法。”

“哦?難道不是人為?”

“或許是魔族中人。”他并未言明,只是不想讓凡人摻雜其中。

“就在昨日,京城七十里外的武縣內,死的人高達上百人,全是一夜之間亡矣。”

“這件事事關天宮與魔族,就交由本天師處理吧。”

“嗯,好,但是無論如何請一定給天下人一個交代。”既然上仙開了口,他也就不必多此一舉,說不定這只是他們內部的事,他一介凡人終究是不好插手此事。

“自然會的。”

邀月只看見師父在和顏茉說著什么,但是她聽不清楚,但她又很想要知道,又怕師父發現,只能躲的遠遠的。早知道就該把聽竹叫來,或許她有辦法知道他們在說什么。

什么都沒有聽到不說,白跑了一趟,見師父有離開之意,她趕緊溜之大吉,以免師父又說她不好好練習,亂跑做什么!

楚辭離開正清殿回了御花園中,見邀月依舊在那里練習,叫她放下手中劍。

“師父,你是不是又要離開?”

“邀月,這天宮之中,最大的仇人當屬魔族,而他們為了報復天宮,不惜任意弒殺凡人,為師的責任便是守護平定這天下,眼下,魔族已有所行動,為師不能坐視不管。”

“師父,你去吧,不用擔心我的,這段時間,徒兒定會好好練習,不會丟了您的臉面,徒兒知道的,這是師父的責任,而徒兒更是不能給你惹下任何麻煩。”

“你能理解,為師甚是欣慰,這些時日,你在宮中就好生練習,切不可惹是生非。”

“嗯,知道了,師父,你此番出去,定要安然歸來。”徒兒在這皇城等你。

“不必為此擔心,冊封之時為師會趕回來的。”

“嗯。”楚辭一個轉身,化作白煙,四下飄散著。

師父不在,她可以隨意的練習,她也可以任意發揮,循著優美的古琴聲,玉指輕舞,撥動琴弦,素白衣袖隨意附在旁邊,盡顯美意。

顏茉一心想要告知聽竹自己的心意,可是等他去她房間之時,早已人去樓空,問閣中丫鬟,也一無所知,長德殿,三閣六院,幾乎整個皇城都被他翻了個遍,依舊沒有人看見過她的身影。

此刻他才意識到不安,她這是離開這里了嗎?不想要與他相守了嗎?

見邀月在御花園中彈琴,聽那琴聲有多么動聽,他全然不顧,一心只想著要盡快找到她,他不想失去她。

“邀月,可有見到聽竹?”他飛快的來到邀月的面前,打斷了琴聲。

“聽竹?她怎么了?我沒有看到啊?”

“都怪我,是我傷了她的心,她才會離開!”

“先不管你怎樣,先找到她再說。”

“嗯”

無論他們怎么找,整個皇城已經翻遍,還是沒有人見過她,就連宮門口的守衛都說沒有見過她,她會法術,而顏茉和邀月都沒有,如何能找到她呢?

顏茉明知她在躲著自己,卻還是沒有放棄尋找她,她肯定十分介意自己將要成親之事,顏茉也相信她對自己還是有感覺的,不然不會不告而別。

他沒有什么辦法可以找到她,但他可以等,他只能賭一把,等他成親之日會否出現,如果她出現了,說明聽竹多少還是在意自己的,若不出現,他也不知道該如何?

邀月一直想要知道顏茉到底怎樣傷了她的心,能讓她突然之間消失不見。奈何邀月一直追問,顏茉都不說,既然他不愿多說,邀月也就不好多問。

《驚世魔女,天師大人追妻忙》 精彩點評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寫的還是不錯的。作者(幕語欽)對官場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爭應該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紅刃的廝殺。更不像很多官場腦殘文,官斗就是拉幫結派,最后在常委會上玩舉手的游戲。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顏茉,素白)成為遼東省長,后面的內容就成為雞肋了。也許作者(幕語欽)構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員的眼光,氣魄還有思維。情節大多都是日常瑣事,裝逼打臉,大大拉低整《驚世魔女,天師大人追妻忙》的格調,真的非常可惜。雖然小說里的女性角色都寫的不錯,但是還是覺得應該單女主(顏茉,素白),心目中還是希望能坐上那個位置的人是一個有道德潔癖的人。

驚世魔女,天師大人追妻忙

驚世魔女,天師大人追妻忙

作者:幕語欽類型:古代言情狀態:已完結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寫的還是不錯的。作者(幕語欽)對官場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爭應該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紅刃的廝殺。更不像很多官場腦殘文,官斗就是拉幫結派,最后在常委會上玩舉手的游戲。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顏茉,素白)成為遼東省長,后面的內容就成為雞肋了。也許作者(幕語欽)構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員的眼光,氣魄還有思維。情節大多都是日常瑣事,裝逼打臉,大大拉低整《驚世魔女,天師大人追妻忙》的格調,真的非常可惜。雖然小說里的女性角色都寫的不錯,但是還是覺得應該單女主(顏茉,素白),心目中還是希望能坐上那個位置的人是一個有道德潔癖的人。

小說詳情
赚钱和情怀哪个重要 内蒙古福彩快3合值走势图 河南快三app官方下载 中国福利彩快乐十分 配资炒股亏了 p2p投资理财平台排行 聚富人配资 一分钟快三计划网页版 5分快3推荐 股票指数 英文 青海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