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 資訊 > > 《軟萌嬌妻,休要逃》軟萌嬌妻休要逃全文免費閱讀 第六十三章 我送你回家 軟萌嬌妻,休要逃現代言情小說

《軟萌嬌妻,休要逃》軟萌嬌妻休要逃全文免費閱讀 第六十三章 我送你回家 軟萌嬌妻,休要逃現代言情小說

發布時間:2020-02-20 21:58:14編輯:百小白來源:閱文集團小說作者:陳陳no沉沉 狀態:已完結

火爆新書《軟萌嬌妻,休要逃》是陳陳no沉沉所創作的一本現代言情風格的小說,主角木兮,那杏,書中主要講述了: 木兮耷拉著耳朵,書包也還在他手里,剛剛跑的時候也不知道帶著書包一起跑,她怎么對得起老師! 算了,現在只能先回家,然后希望他明天能

>>>《軟萌嬌妻,休要逃》在線閱讀<<<

《軟萌嬌妻,休要逃免費試讀


木兮耷拉著耳朵,書包也還在他手里,剛剛跑的時候也不知道帶著書包一起跑,她怎么對得起老師!

算了,現在只能先回家,然后希望他明天能給她帶到學校去。

木兮自我安慰了一番,可是現實比較殘酷,這個地方是有名的富人區,但是她卻忽略了一個問題,這里不好打車。

“……”

她站在這就沒看見一輛出租車,她原本想著這片地方她也不熟悉,直接坐出租車回去就行了,這下好了,連個出租車都沒有。

就在木兮遲疑著是打電話給她爸爸,讓她爸爸來接她還是自己去找公交車站牌的時候,一輛改裝過的摩托車停在她的面前。

她原本以為是自己擋人家的道了,還想著往旁邊挪一挪,但是那車上掛著的書包分明是她的書包啊!

“我送你回家。”

秦淮拿著一個頭盔遞過去。

木兮對于剛剛在電梯里的事還不知道怎么辦,這會兒躲他都來不及,怎么能讓他送自己回去呢。

她婉拒道:“我打車回去就行了,那個,你把書包給我吧。”

秦淮帶著頭盔靜靜地看著她,他突然坐直了身子,眼睛看著她,手指慢條斯理的解下自己的頭盔,他的頭發因為剛剛帶了頭盔的緣故,有點凌亂。

他看著她挑眉:“剛剛在電梯里……”

“剛剛沒有任何事情,”木兮打斷他的話,她開口道,“剛剛謝謝你給我拿書包,現在我要回家了,你把書包給我吧。”

得,把小貓給惹急了。

但是她急了就跟他撇清關系這一點,他很不喜歡。

“既然你說沒有發生任何事情,那你這么急著撇清關系是干什么?”秦淮手里拿著頭盔沒有收回來,“這里不好打車,你在這等一晚上,可能都沒有車能來。”

木兮眉眼間帶了一些煩愁,不用他說,她也知道了,這個地方連個出租車都不來。

秦淮見她還在猶豫,他雙手環胸,吊兒郎當的看著她:“你再不上來,天都要黑了,”隨后他又嗤的笑了下,“還是說你想跟我多待一會兒?”

木兮一聽,立馬瞪大眼睛看著他,腮幫子鼓鼓的。

“好了,好了,我認輸,”秦淮笑著伸手戳了戳她的臉頰。

認輸的話自然而然的脫口而出。

木兮聽著別扭,揮手拍開他的手指:“不要動手動腳的。”

“好好好,”秦淮把手收了回去,又把頭盔遞了過去,“您老賞臉,我送你回家。”

木兮慢騰騰的接過頭盔,隨后看了看他的車,改裝重組后的摩托車,炫酷十足,但是,她……

她有些為難的看了看自己的裙子。

秦淮見狀,啞然,他啞著嗓子開口:“你側著坐,抱緊我的腰。”

木兮扯了扯自己的裙子,她第一次覺得自己穿裙子麻煩。

車有些高,再加上她是第一次坐這種車,所以她上去的有些費勁,但好歹是坐穩了。

但是,剛剛還在膝蓋的裙擺,這會兒竟到了大腿,她不自在的往下扯了扯。

“坐好……”秦淮扭頭,就看到她白嫩的小細腿筆直的露在外面,他原本想說出口的“坐好了嗎?”也沒說話,卡在了嗓子里。

《軟萌嬌妻,休要逃》 精彩點評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寫的還是不錯的。作者(陳陳no沉沉)對官場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爭應該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紅刃的廝殺。更不像很多官場腦殘文,官斗就是拉幫結派,最后在常委會上玩舉手的游戲。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木兮,那杏)成為遼東省長,后面的內容就成為雞肋了。也許作者(陳陳no沉沉)構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員的眼光,氣魄還有思維。情節大多都是日常瑣事,裝逼打臉,大大拉低整《軟萌嬌妻,休要逃》的格調,真的非常可惜。雖然小說里的女性角色都寫的不錯,但是還是覺得應該單女主(木兮,那杏),心目中還是希望能坐上那個位置的人是一個有道德潔癖的人。

軟萌嬌妻,休要逃

軟萌嬌妻,休要逃

作者:陳陳no沉沉類型:現代言情狀態:連載中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寫的還是不錯的。作者(陳陳no沉沉)對官場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爭應該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紅刃的廝殺。更不像很多官場腦殘文,官斗就是拉幫結派,最后在常委會上玩舉手的游戲。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木兮,那杏)成為遼東省長,后面的內容就成為雞肋了。也許作者(陳陳no沉沉)構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員的眼光,氣魄還有思維。情節大多都是日常瑣事,裝逼打臉,大大拉低整《軟萌嬌妻,休要逃》的格調,真的非常可惜。雖然小說里的女性角色都寫的不錯,但是還是覺得應該單女主(木兮,那杏),心目中還是希望能坐上那個位置的人是一個有道德潔癖的人。

小說詳情
赚钱和情怀哪个重要